球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101岁老兵蒋思豫激情抗战岁月77年前亲历台儿庄战役《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7 00:56:18 阅读: 来源:球磨机厂家

岁月匆匆,有些人,有些事,我们可能会淡忘。但是,有些人,有些事,却令我们终生难忘。对于家住镇海、101岁的蒋思豫先生来说,70多年前,在抗日战场上的亲身经历,令他刻骨铭心。

1938年4月7日,由著名将领李宗仁所指挥的台儿庄战役,经过第五战区官兵的浴血奋战,终于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时任战地记者的热血青年蒋思豫,在台儿庄战役中采写新闻,向外界介绍战况,鼓舞全民抗战。昨日,蒋思豫应山东台儿庄大战纪念馆之邀,在家人和志愿者的陪同下,从宁波前去台儿庄,参加台儿庄战役胜利77周年和抗战胜利70周年的纪念活动。

在铁路宁波站,面对记者的采访,蒋思豫先生感慨万千:“重回故战场看看,是我的一大心愿。这次,我要再去看看那一片热土,悼念阵亡的抗日将士!”

在将近2个小时的采访中,蒋思豫思路敏捷,口齿清楚,非常健谈。记者 刘波 摄

世纪老人重返台儿庄

昨日上午10时许,一辆面包车在铁路宁波站徐徐停下。101岁的蒋思豫先生和他90岁的夫人徐敏蕾,在儿子蒋可煌、孙子蒋亦伟等家人和沙力、胡茂伟等志愿者的搀扶下,坐上轮椅,来到候车大厅。

从宁波乘动车到枣庄,再转乘汽车前往台儿庄,需5个多小时的车程。“像这样101岁的高龄老人还乘动车出远门,我们还是第一次遇到。”因此,铁路宁波站里的两位工作人员获悉情况后,特地为他们开放了绿色通道和休息室。

舟车劳顿对101岁的老人来说是个不小的考验。“我接到邀请后,是去,还是不去?一度很纠结。但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想起当年牺牲在战场上的英勇将士,我的勇气就来了!”蒋思豫说。来到枣庄火车站,蒋思豫十分感慨:“77年了,一个当年的小车站变得如此漂亮,真的不敢认了。”

此前,蒋思豫曾经为台儿庄战役纪念馆书写了一幅“抗倭堡垒”的书法作品。这次为了参加活动,他又准备了多幅书法作品,其中有一幅这样写着“抗战八年,出生入死。今已百龄,共念七旬。”

他的儿子蒋可煌告诉记者:“我老爸思路非常清晰,每天都爱看央视的新闻联播,也爱看各种报纸。他希望中国强大起来,这样才不会再被外敌欺凌。”

当年和范长江、陆怡同行抵达台儿庄战场

在将近2个小时的采访中,蒋思豫思路敏捷,口齿清楚,非常健谈。说到动情处,他会做出各种手势,以加强表达的效果。

蒋思豫1914年4月出生在江苏宜兴的一个名门世家。他的父亲是清末秀才,擅长书法。1933年,他从持志大学转入复旦大学,就读中文系。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发生后,蒋思豫回到南京。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他在武汉第三战区驻京办事处工作。此后,他随李公仆去了太原,在阎锡山与中共合办的山西民族大学当教育干部。

1938年,日寇攻陷太原,蒋思豫返回武汉,进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三厅任宣传干事。当时,上呈的行文都是由蒋思豫誊写,这对他的书法练习有很大的帮助。蒋思豫还兼任《中国青年》编辑和《中央日报》《扫荡报》记者、特约撰稿人等职,并且以记者身份亲历了台儿庄战役和武汉保卫战。

1938年3月,台儿庄战役打响后,蒋思豫陪同《大公报》记者范长江、《新华日报》记者陆怡,前往台儿庄前线采访。在徐州,见到了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和协助李宗仁指挥的副总参谋长白崇禧。

李宗仁告诉他们:“台儿庄前线之战异常激烈,孙连仲第二集团军坚守台儿庄,伤亡惨重,我已电令汤恩伯20军团南下,夹击日军。建议你们到第一线采访。”

从徐州到台儿庄五六十公里,每天都有军车来往,搭车很方便。第二天上午,他们拿着军委会颁发的战地记者证,搭车到达20军团司令汤恩伯的指挥部。

汤恩伯所部位于台儿庄东北部的山区,主要任务是拊敌之背,侧击日军。汤恩伯第20军团,辖关麟征第52军和王仲廉第81军两个军,共计5个师。该军团装备齐全,并配属德制重炮一营,是精锐之师。

汤恩伯奉命率20军团支援守卫滕县的川军第22集团军。但是,汤的主力到达滕县时,滕县城池已陷落。随后,面对气势汹汹南下的日军矶谷廉介师团,汤恩伯奉命只是稍作抵抗,便让开正面大路,退入山区,展开运动战,攻敌侧翼,减轻台儿庄正面战场的压力。

当时,蒋思豫一行到达汤恩伯的指挥部时,只见汤的指挥部设在一个山村里,屋内桌子上摆满了十几部电话。正是春寒料峭的季节,可是汤恩伯却穿着单衣,一会儿一个电话,忙得不可开交。

汤恩伯抽了一点时间和他们会面,介绍战况:“20军团主要是运动战,天天行军打仗,专找鬼子的薄弱点打,全力攻击敌人的侧翼,支援坚守台儿庄正面的友军。”

当时,前去采访的记者很多,还有外国记者和摄影师。后来,范长江、陆怡要到台儿庄前线采访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汤恩伯送给他们两匹马前往台儿庄,把蒋思豫留在了自己的指挥部。因此,蒋思豫写报道的很多第一手材料,就来自汤的指挥部。

后来蒋思豫听说台儿庄战场上枪林弹雨、硝烟弥漫,记者们跟着部队冲锋陷阵、武装转移、撤退、坚守阵地战等等。好几个记者都在战场上伤亡了。一位记者希望拍摄国军将士冲锋陷阵的照片,在掩体后面刚刚抬起头观察,一发炮弹在掩体边爆炸,炮弹皮削去他半个脑袋。

1941年4月8日,蒋思豫与徐敏蕾在衡阳乐园大酒店结为伉俪,宋美龄作婚姻介绍人与证婚人。(资料照片)记者刘波翻拍

参加王铭章将军公祭大会

台儿庄大捷的前奏是滕县浴血保卫战。1938年3月中旬,日军矶谷廉介师团包围滕县城,川军第22集团军122师在师长王铭章的率领下,坚守滕县城。血战三昼夜,滕县陷落,王铭章壮烈殉国。守城官兵除少数突围外,其余皆洒尽了最后一滴血。

滕县之战,王铭章指挥部队,挫敌凶锋、阻敌锐进,为台儿庄一带中国军队的集结赢得了时间,也使日军第十师团受到较大损失,为日后的台儿庄大捷创造了有利条件。

李宗仁将军高度评价说:“若无滕县之苦守,焉有台儿庄大捷?台儿庄之战果,实滕县先烈所造成也!”

1938年3月30日,蒋介石为王铭章殉国致电李宗仁,全文如下:“李司令长官勋鉴:王故师长铭章,力战殉国,达成任务。缅怀壮烈,悼惜殊深。准给特恤一万二千元,转请国府特予褒扬,追赠陆军上将,由军委会依上将例给恤,并将生平事绩宣付史馆,以奖矜惜,而慰忠勇。”

蒋思豫参加了王铭章的公祭大会。他说:“王将军灵枢经武汉、重庆、成都,运回其家乡新都,沿途各地纷纷隆重举行悼念、祭奠仪式。1938年5月9日,王铭章的灵柩运抵武汉大智门火车站,武汉各界万人迎灵,并举行公祭大会。当时,每个军在武汉都设有办事处,都派人参加了,我也参加了公祭,非常庄严、隆重。”

在公祭仪式上,挂满了敬挽王铭章师长的题词、挽联、祭文,以寄托哀思,鼓舞斗志。中共中央领导人毛泽东、吴玉章、董必武等人也联名撰赠挽联:“奋战守孤城,视死如归,是革命军人本色;决心歼强敌,以身殉国,为中华民族争光。”中共中央代表吴玉章、董必武,八路军代表罗炳辉、齐光,《新华日报》代表吴克坚等前往参加。《新华日报》代表吴克坚致悼词。当晚,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厅长郭沫若也发表了广播讲话,悼念王铭章师长。

后来,武汉战事吃紧,蒋思豫亲历了武汉保卫战。他多次钻进战场的散兵坑里采写新闻,把沾着战场泥土和血迹的报道发出去,向外界介绍战况,鼓舞全民抗战。蒋思豫在采访中曾多次遇险,他回忆,老百姓不顾生死,都跑出来看国军飞机和日本飞机空战。记者们也置身其中都把生死置之度外。一看到日本飞机被击落,老百姓就欢呼雀跃。还有一次在重庆采访,恰遇日寇飞机来狂轰滥炸,他的两个同事因为躲闪不及,相继被炸死。在附近的蒋思豫则幸运躲过一劫。

宋美龄牵线做媒

娶宁波富家女徐敏蕾为妻

蒋思豫与爱妻徐敏蕾风雨相伴70多年。昨日,在记者采访时,徐敏蕾女士更是谈笑风生,对丈夫赞赏多多。他们的媒人是蒋介石的夫人宋美龄。

徐敏蕾是宁波镇海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儿。1941年时,她正在重庆的一所学校里上学。有一次,蒋介石和夫人宋美龄到学校视察,宋美龄见到了这个年轻美丽的小姑娘,觉得她很可爱,就与她聊了起来。当了解到徐敏蕾与蒋介石是同乡后,宋美龄就认她做了干女儿。

1941年,蒋思豫有机会重新进入重庆北碚的国立复旦大学学习,后又考入当时的国民政府财政部的财政研究学会,再转入国民政府粮食督导司等机构任职。

当年4月8日,宋美龄做婚姻介绍人与证婚人,蒋思豫与徐敏蕾在衡阳乐园大酒店结为伉俪。

1945年起,蒋思豫任国民党贵州省党部秘书室主任、候补执行委员兼贵州省政府顾问。1948年秋,江苏第一绥靖区司令部调他为高参(少将军衔),并兼任高邮县长。蒋思豫回忆说:“目睹国民党大势已去,在高邮,我曾放了70多名在押收监者,其中有中共地方领导人多名。后来我乘坐江苏省政府的撤退专列时,遇到省主席丁治盘和老友方元民委员,他们劝我不要去台湾,我就留了下来。”

1951年起,蒋思豫在安徽劳改农场接受劳动改造,直到1976年,他回到了夫人的祖籍宁波镇海。蒋思豫在安徽的20多年中,徐敏蕾靠做教师及变卖家产,把几个儿女拉扯成人。

昨天晚上,蒋思豫(中间拿着帽子)和夫人徐敏蕾在台儿庄大战纪念馆参加台儿庄战役胜利77周年和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晚会。图片由志愿者沙力提供

新闻链接

台儿庄战役

战役背景

1937年12月日军占领南京、济南以后,企图沿津浦线对进,南北夹击,会攻徐州,以便沟通南北战场,进而击破陇海路军防线,夺取郑州、武汉等地。中国以李宗仁为第5战区司令长官,指挥中国军队同日本侵略者在以徐州为中心的津浦路南北的广大地域上,展开了一场大会战。徐州会战共有3个阶殷。第1阶段是津浦路沿线的初期保卫战。第2阶段即台儿庄大战。徐州会战的第3阶段是中国军队主动突围。

台儿庄,位于津浦路台枣(庄)支线及台潍(坊)公路的交叉点,扼运河的咽喉,是徐州的门户。日军由于前一阶段在津浦路南北的侵犯都无法进展,便改谋先攻下台儿庄,再围取徐州。1938年3月中旬,北线日军分左右两翼,向台儿庄进犯。

战役过程

一、台儿庄外围战

3月23日,日军由枣庄南下,在台儿庄北侧的康庄、泥沟地区与守军警戒部队接战。3月24日开始北门争夺战。日军2000多人在飞机、大炮和坦克的配合下,开始向台儿庄大举进攻。日军反复向台儿庄猛攻,多次攻入庄内。守军第2集团军顽强抗击,与日军展开激烈的争夺战。日军猛攻3天3夜,才冲进城内。

二、惨烈的巷战

3月27日,得到增援后的日军对台儿庄城发动第3次攻击。日军炮轰台儿庄围墙,北城墙被炸塌,小北门亦被毁,守卫小北门的181团3营官兵牺牲殆尽,300多日军突入城内,惨烈的巷战开始,城内中国守军同日寇展开了激烈的巷战。尽管日军占据了全庄的三分之二,但坚守在南关一带的中国守军至死不退,死守阵地,目的是为了外线部队完成对日军的反包围。这是李宗仁早已制定好的作战计划,以部分兵力死守台儿庄,守军尽量拖住敌人,以便庄外的大军将日寇团团围住,来个瓮中捉鳖。

28日,日军攻入台儿庄西北角,谋取西门,切断中国守军第31师师部与庄内的联系。该师师长池峰城指挥,以强大炮火压制敌人,并组织数十名敢死队员,与敌肉搏格斗。汤恩伯军团关麟征第52军和王仲廉第85军在外线向枣庄、峄县日军侧背攻击。

29日,日军濑谷支队再以兵力支援,并占领了台儿庄东半部。

31日,国军守军将进入台儿庄地区的濑谷支队完全包围。

三、台儿庄反击战

4月3日,李宗仁下达总攻击令。第52军、第85军、第75军在台儿庄附近向敌展开猛烈攻势。日军拼力争夺,占领大部分街市。国军展开街垒战,逐次反击,肃清敌人,夺回被日军占领的街市。

4日,中国空军以27架飞机对台儿庄东北、西北日军阵地进行轰炸。当晚,日军濑谷支队力战不支,炸掉不易搬动的物资,向峄县溃逃。

4月6日,李宗仁赶到台儿庄附近,亲自指挥部队进行全线反击,4月7日凌晨1时,我军吹响了反攻的号角,以孙连仲第2集团军为主组成的左翼兵团和以汤恩伯、封裔忠第20军团为主组成的右翼兵团在台儿庄及其附近地区大举反攻。 矶谷知已陷入反包围圈,开始动摇,下令部队全线撤退。此时敌军已成强弩之末,弹药汽油也用完,机动车多被击毁,全军丧魂落魄,狼狈逃窜。李宗仁命令部队猛追,敌兵遗尸遍野,各种辎重到处皆是,矶谷本人率残部拼命突围。激战4天,国军重创日军濑谷支队、坂本支队,其余日军残部于7日向峄城、枣庄撤退。至此台儿庄战役胜利了。

战役意义

台儿庄会战歼灭日军2万余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严重地挫伤了日军的气焰,是国民党战场在抗战初期取得的一次大胜利,也是抗战爆发后中国正面战场取得的首次重大胜利。

这一胜利,提高了前线士气,振奋了民族抗战精神,毛泽东对于这次会战的意义给予了肯定的评价,指出:“每个月打得一个较大的胜仗,如像平型关台儿庄一类的,就能大大地沮丧敌人的精神,振起我军的士气,号召世界的声援。”(东南商报记者 毛信意)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