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北京水泥厂中国水泥环保事业的领跑者-【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1:13:30 阅读: 来源:球磨机厂家

北京水泥厂:中国水泥环保事业的领跑者

在中国宏观经济调结构稳增长的大背景下,在首都向“绿色北京、科技北京”转变发展方式时,作为金隅集团旗下水泥板块的一杆旗,北京水泥厂通过向“环境友好型、资源节约型、城市服务型、建设保障型”的不断转型,在退出和发展中求新求变寻找新的定位,完美地践行了集团包容性增长的理念。然而,抚今追昔,回望过往,虽说天道酬勤,北水的一路走来,却殊为不易。

1982年,正值首都建设大发展的开始,在旋窑立窑主打天下的年代,规划中的北京水泥厂日产2000吨线已算得上是“大水泥”了。那年代,琉璃河水泥厂不过是百万吨的产量,燕山水泥厂的生产线也不过是日产700吨。整个北京地区的水泥产量,加起来拢共一百五十万吨。缺口很大,远远满足不了城市建设的胃口。说出来很多人怕是不信,当年的首都机场,连蒙古和俄罗斯的水泥都用过。这在水泥产能世界第一的今日中国来看,着实不可思议。

在那样一个态势下,照说北京水泥厂的立项应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然而,期盼中的大幕却迟迟未能拉开,在西北风作为主导风向的北京,北水的厂区距天安门只有33公里。矿山又紧邻十三陵水库。考虑到上风上水的特殊地理位置,市里拍板的决心就像举起来又放下的手,一时之间,真是很难作出决断。岁月如梭,光阴荏苒,直至1994年上马,前后两上两下,竟然历时16年,其间历经9位市领导签字。

在这样一个大前提下,从北水诞生的一天起,环保意识就成了北水人的生存意识,正所谓“生于忧患”,污染始终是一根不能碰触的红线,谁敢逾越半步,都怕雷殛天谴!

如今,蓝天白云映衬下的北京水泥厂,犹如一座花红柳绿芳草如茵的花园。然而,草创之际,这里只是一片荒滩和坟冢,厂区的空地上毫无遮拦。风起之时就是扬尘之时,每天早上起来、眼角、鼻子、耳朵里全是沙尘。初期筹建的人有十八个,后人谓之曰“十八勇士”。他们却没有沙家浜里那帮要学泰山顶上一青松的扮相,一天到晚忙下来,个个都是灰头土脸。那时节,真是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晚上挑灯夜战的电线,都是从旁边学校扯过来的。

因为北京水泥厂这块金字招牌份量很重,首善之区不能不敢为人先。老厂长于是为厂子定位了十个字——对内是样本,对外是窗口!而作为北京水泥行业“先进生产力”的新型干法,那时却依然深受粉尘困扰。对水泥厂来说,收尘意味着花钱,多收尘则意味着花大钱。

在北京水泥厂的218台收尘器中,最昂贵的要数美国人发明的大布袋,一台竟要一千多万元,堪称是很多水泥厂望“尘”莫及望而却步的天价投入,北水却选择了在窑头窑尾同时配置。在去海南国投水泥厂经验交流时,老厂长算了这样一笔账,一小时收尘8吨,一吨约合55元。这样下来,除了环保这笔不能用钱衡量的社会公益账,经济账也不吃亏。

先进的收尘技术加上管理手段,北京水泥厂的收尘率达到了近乎可以忽略不计的99.95%。据工厂实地了解,北水窑尾烟囱的粉尘排放量控制在3.17毫克/立方米以内,达到国际一流水平。而北京市的环境粉尘标准是50毫克,风景区的这一标准为30毫克。北京水泥厂被英国《国际水泥评论》杂志喻为“生态友好型企业”。国务院原副总理吴邦国、国家经贸委原主任盛华仁、国家环保总局局长解振华等领导都曾亲临视察,吴邦国称赞“北京水泥厂树上、草上、花上没有灰尘,这在水泥厂中是少见的”,解振华建议“北京水泥厂应成为全国工业环保教育基地”。

作为首都工业转型的领跑者,行业环保的先行者,北京水泥厂的一番作为,当然离不开改革开放的大环境,九十年代后期,厂领导在一次出国考察时,发现日本大规模建设基本完成后,水泥企业已抹身成为环境治理的政府帮手。他们的生产线主要承担了工业废弃物的消纳,而水泥反倒成了处废过程中的副产品。由于日本企业对知识产权技术保密的防范意识很强,他们并没有摸到相关的技术细节,但这一环保服务理念却有如一道闪电自天外袭来,对北水人的震动很大。

回来后,经过走访和调研,他们心中有底了,北京有那么多行业的有害废弃物亟待处理!首都有那么多专业院所和院校的科研支撑!实现水泥协同工业处废和城市垃圾处理,并不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虽然在具体的技术细节和工业设计方面,他们还只是白纸一张,但这副担子北水人应该扛也扛得起来。当然,起步的投入堪称不菲,光环保局98、99年的大气采样,检测费就花了三四百万。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到了04年,他们的尝试在技术层面和市场层面逐渐有了眉目。

经过不断努力和开拓,如今他们已自主研发了全国领先的水泥窑协同处置工业危废物、城市污泥和污染土、生活垃圾筛上物等几十种污染物的技术。该技术应用水泥窑1600℃以上高温,实现了对废弃物的安全卫生无害化处置和对可燃物、废弃物的资源化利用。

目前,公司能够处置《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49类危险废弃物中的30类,处置种类为全国最多;如废酸碱、废化学试剂、废有机溶剂、废矿物油、乳化液、医药废物、涂料染料废物、有机树脂类废物、精(蒸)馏残渣、焚烧处理残渣等。2010年公司处置和综合利用各类工业废弃物近20万吨,包括近5万吨危险废弃物、10万吨污染土和5万多吨城市污水厂污泥。

由于各种不同性质的处废,水泥线周遭的进料通道和料仓也形象各异。厂长开玩笑的说,好好的水泥线让我们整的,从外边看起来像个化工厂!万一世界大战打起来,非让人家当成火箭发射架给炸了……

为了更好地实现节能减排目标,他们共实施了五大系统工程:

一是通过专业化管理有组织排放达到世界领先水平,收尘器排放浓度远低于北京市标准;

二是以技术进步抑制氮氧化物排放,投资92万元进行了污泥湿烧降氮试验并初见成效;

三是利用回转窑余热实现能量梯级利用。除余热发电、余热供暖实现节煤外,拟利用低品位废热建设针对马池口工业区的大型集中供热工程。同时与中国建筑材料规划研究院等合作开发能效管理平台,建设一套国内一流的数字模拟管理系统;

四是大力实施生活污泥处置项目、废玻璃钢燃料替代项目,推进节煤技术应用;

五是建设国家级绿色矿山,生产零污染、废石零排放,实现可持续发展。

已经坐拥117项技术专利的北水人很骄傲,因为他们不但拥有行业里全国第一支环保专业队伍,还拥有怕是全世界唯一的全方位的环保示范线。北水人不应该骄傲吗?在国外,环保有立法,政府有干预,社会有分工。分类、收集、预处理、分行业对口处理……有着一整套完整的社会化流程。而北水则只是埋头拉车、踽踽孤行,只身扛起了不少属于社会和政府应干的活儿。

今年8月间,中国建材联合会会长乔龙德来厂调研时,称北京水泥厂是中国水泥行业的一个亮点。他对北水在行业节能减排方面发挥示范引领作用寄予厚望。并从五个方面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一是在发展理念、发展模式、发展方向上正确,处置废弃物、脱硝脱氮、节能减排等关键点都做到了,给了全行业信心,也为水泥行业第二代新型干法改造提供了思想基础;

二是北水始终坚持技术创新,在技术进步上从来没有停止过,抓住了企业发展的根基;

三是把企业责任与社会建设、城市发展融为了一体;

四是获得了很多社会和政府认可的荣誉,体现了北水这个品牌的价值;

五是实现了发展水泥工艺与提升技术相结合,发展经济与环保产业相结合、废弃物处置与节能减排相结合,企业利益与社会责任相结合。

对当前行业热议的“第二代”课题,厂长赵雍极为关注,因为北水的发展和转型正是凭藉着这种永不停步的实践和没有止境的探索。谈到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校长 院士徐德龙领军的高固气比水泥悬浮预热分解研究,他希望这一成果能尽快在中试线上得到逐步完善和成熟,并为行业的技术进步带来新鲜空气。

当然,除了技术层面的考量,北水也有自己更关注的内容。北京市委书记刘淇来厂调研时曾经问过厂里当前最需要的是什么?心直口快的赵雍给出了两个字的答案:政策!

又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成吗?然而,在现实中,这一荒诞的悖论却真的上演,曾几何时,因为入窑前多个通道的不同性质的处废,势必增加正常情况下的能耗。不想,真的有不明事理的相关部门的人来厂里罚款,当企业据理力争时,人家甩过来的话也很简单,您说的这些,有文件规定吗?

截至2011年,中国的城市化人口已达到6 .9亿,城市化率达到51.3%,2015年,中国城市化率将达到54%。而明年两会后,被李克强视为中国内需最大潜力的城镇化进程势必获得推进。伴随着这一进程,一二线城市的一个重要顽症——“垃圾围城”,也将向众多的新兴三四线城市扩散。

要根治这一“城市病”,解决传统的垃圾填埋占用和污染耕地,相较于电煤能耗巨大费用昂贵且仍有一定程度污染的垃圾焚烧,无论是作为最符合垃圾处置“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原则的水泥行业,还是作为“政府好帮手、城市净化器”的水泥企业,怎么可能离开政策的支持呢?

九江设计工服

辽阳西服订制

齐齐哈尔西服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