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宝岛特大电讯诈骗家族一锅端

发布时间:2020-02-11 05:36:25 阅读: 来源:球磨机厂家

互动侦破,同步抓捕。今年11月1日,上海警方与台湾警方联手,将一个专门从事电讯诈骗的台湾本土“家族式”诈骗团伙彻底摧毁。

昨天,记者从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了解到,此案是在海协会与海基会签订《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后,上海警方与台湾警方的首次深度合作。“其意义不仅在于一两起案件的侦破,也为沪台两地未来进一步合作打击犯罪拉开了序幕。”

两地警方究竟是怎样合作的?台湾本土的诈骗团伙又是如何将“魔掌”伸向大陆居民?此案给防范电讯诈骗带来哪些思考……全程参与案件侦破的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二支队副支队长韦健昨天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披露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细节。

1双岸互动侦破隔几天通一次电邮

去年10月11日上午9时许,市民高先生接到一名陌生女子来电,号码显示是027开头的外地固话。女子告诉高先生电话欠费,并将电话先后转接至所谓的“电信局”和“湖北省公安厅”,高先生在恐慌之中向对方银行账户转账240余万元。高先生意识到被骗后,到嘉定区菊园派出所报案,警方成立由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嘉定分局等联合组成的专案组开展侦破。

“我们一查,发现资金流向和取款地都指向台湾。”韦健介绍说,在金融部门的大力协助下,专案组层层追查被骗款流转去向,逐级核查300余个涉案账户,发现240多万元被骗款在案发后数小时内,被犯罪嫌疑人利用网银转账后,在台湾地区台北、台中沙鹿区、西屯区等多地多家银行的ATM机取现,网银转账所使用的电脑1P地址也均属台湾地区。

韦健介绍说,“互动侦查、联手打击、深度合作、同步抓捕”是这次沪台警方合作的核心。这一切都是基于2009年4月底,海协会会长陈云林与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在南京签署的《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

韦健说,“台湾当地的刑事警察局接到上海警方提供的资料信息后,专门指定侦查力量配合侦办此案。因为这起案件几乎所有的犯罪环节都在台湾,台湾警方的介入,成为侦破此案的重要因素。”通过涉案银行账户,上海警方串并同类电讯诈骗案数十起,涉案总值达600余万元,然后将这些情况及时通报台湾警方。

此后,沪台两地警方一直保持紧密联系,几乎每隔几天都要电邮互联一次。今年6月,台湾方面的侦破有了初步进展:经查,涉案的银行卡,都是向湖南、广东等地“卡贩子”购买的。台湾警方及时将这一信息向上海警方作了通报,上海警方据此展开调查,进一步通过顺藤摸瓜,扩充线索,给台湾警方的下一步侦查指明了方向。

在此期间,台湾警方还派出3名警员来沪,与上海专案组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提供了不少证据资料。在这次交流的基础上,两地警方进一步侦查,将涉案的两地犯罪嫌疑人底细基本摸清。

今年10月底,见各种时机都已成熟,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总队长杨泽强带领上海专案组赶赴台湾,商讨抓捕方案。11月1日,两地警方同时动手,台湾的诈骗团伙和大陆的3个制贩银行卡团伙被同时摧毁。

2团伙分工明确骗人先学普通话

一直以来,电讯诈骗案中骗子冒充电信客服时浓重南方口音的普通话常被网友调侃和“吐槽”。而在此次两岸联手破获的诈骗团伙中,这方面做得却相当“专业”。

“这个团伙除了主犯骆某,下面分为电话组和取款组。电话组的成员全都是经过筛选和专门的语言培训的。”韦健告诉记者,犯罪团伙对招揽的成员实施非常严格的管理。骆某把母亲、姐姐,母亲的干儿子干女儿等十多名家族成员纳入集团,有的负责培训,有的负责机房管理,有的担任会计,有的做“车手”(取款马仔)。

电话组成员每周一进驻电话机房后要一直“工作”到周五,统一派车接送,机房也选定偏僻民宅,机房外还安装了监视器,随时监控出入人员。此外,这些机房还不定期地更换地点,团伙在台中、高雄、南投、彰化、花莲等地都曾设过机房,以躲避警方调查。

此外,要成为一名正式的电话组成员,首先要经过3天的“实习”,如果与人交流笨嘴笨舌,则被淘汰成为取款组或后勤。为了以假乱真,电话组成员除了要背熟剧本外,团伙还专门进行语言培训,除普通话之外,有些冒充特定地区政府部门、执法机构的团伙成员,还要学习当地的方言。

3破案引发思考银行卡管理有漏洞

“这起案件侦破,除了展现出两岸合作打击犯罪的未来前景,也给我们目前防范电讯诈骗带来了思考。”

韦健告诉记者,此案主要犯罪环节都在台湾,这是因为台湾对于诈骗定性为轻罪,数额再大也判得不多,所以犯罪团伙成员不轻易离开台湾。“他们唯一无法亲自实现的就是办大陆的银行卡。因为受骗对象都是大陆人,要用大陆银联的银行卡实现转账、洗钱,必须依赖大陆的犯罪嫌疑人为他们供卡。上海警方此次摧毁的3个‘贩卡’团伙就是专门为他们收集和邮寄银行卡的。”

韦健认为,在电讯诈骗中,犯罪嫌疑人要诈骗成功,核心在于转账,因此管住银行卡,是遏制犯罪的一个重要环节。“现在我们大多数银行对于银行卡的管理过于宽松,只要拿着身份证,想办多少张卡都行,由此也衍生出‘贩卡’一族的犯罪。”

据韦健透露,早在2010年台湾犯罪嫌疑人准备实施诈骗之前,就开始在互联网上发帖求购银行卡,他们先后与大陆的刘某、杨某和艾某为首的“贩卡”团伙取得联系。后来仅警方缴获的银行卡就达2300多张。这些卡均由犯罪嫌疑人通过藏匿在音响等设备中的方式邮寄到台湾犯罪团伙的手中。

“这些‘贩卡’团伙的银行卡从哪里来的呢?他们也是在网上收来的,在台湾,一张卡配一张U盾,被称为‘大车’,单独一张卡无U盾被称为‘小车’,正因如此,取款的马仔被称为‘车手’。一般大陆的‘贩卡’团伙从网上收一辆‘小车’,价格二三百元左右,转手到台湾,能赚一二百元。”

韦健透露,此前曾侦破过一起案件,缴获的银行卡开户人竟然都是南方某大学的在校学生,一查才发现,这些大学生在网上看到有人收卡,七八十元一张,就动员同学都去办卡出售,结果无形中成为诈骗的帮凶。

“归根结底,还是在于银行的管理,如果只追求经济效益无限制的发卡,必然会给犯罪分子提供可乘之机。”韦健透露,现在上海的一些银行已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对于同一身份证的办卡数量有了限制,他希望今后在这方面的管理可以更加完善,全社会一起为遏制电讯诈骗而努力。

广州工商税务电话

深圳代理记账管理

广州工商税务费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