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2岁脸部溃烂长蛆女子病逝生前夜场弹古筝视频曝光《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23:44:47 阅读: 来源:球磨机厂家

“爸爸,我觉得我活不成了,我将死去。”7月2日中午12点,王思丽突然对父亲王作生吐出一句话。

一语成谶。当晚8点45分,经抢救无效,王思丽病逝于昆明云大医院。

这是她离家后的第611天,重新踏上故土的第16个钟头。因为在福州没有大医院接收,父亲王作生携她回故乡寻求新生。

然而,命运并未眷顾她,22岁的年轻生命还是香消玉殒。些许安慰的是,这次离去,终究是离家、离亲人近了些。

回乡途中遭遇暴雨

他甚至担心女儿挺不过去

在福州救治的近半个月时间里,没有大医院愿意收治王思丽。返回2200多公里外的老家治疗,成了王作生最无奈的选择。6月30日晚上11点,王作生携王思丽坐上回云南的救护车。

一路护送的负责人郭先生告诉东南快报记者,王思丽在路途中的生命体征与在福州时并无两样。整个行程紧促不已,除了在服务站短暂休息,一行人并不敢多逗留一分钟。

这辆运送王思丽归乡的救护车离她的家越来越近。但当车子进入湘西及贵州一带时,倾盆大雨突然而至。

“雨大到几乎看不清路”,郭先生说,因为社会的关注以及王思丽本身的病情,他们感觉压力很大,“要保证她的安全也要保证效率”。

车子穿梭在雨夜里,王作生一言不发,心里隐隐担忧。他甚至担心,王思丽可能到不了楚雄,回不了故乡。一路上,他担忧得合不了眼,默默地看着女儿。

庆幸的是,7月2日凌晨4点,车子进入楚雄境内时,天空终于放晴。经过29个小时的奔波,王思丽终于回到远离一年九个月的家乡,这比计划的时间甚至还要早上2个小时。

此时,王思丽的家人已经在楚雄彝族自治州人民医院等着他们。

显示全文

“我觉得我活不成了”

当晚竟一语成谶

2日早上5点15分,王思丽被送进医院,医院安排专家会诊后表示,王思丽脸部的伤口感染已深入脑部,五脏皆已衰竭,建议转昆明云大医院。

中午12点,王作生突然听到女儿跟他说,“爸爸,我觉得我活不成了,我将死去”。

王作生心里咯噔一下,“这是照顾她半个多月来,第一次从她口中听到这句话。”

此时,亲人都陪伴在王思丽的周围。

王作生听从医生的建议,决定将女儿转进昆明云大医院。当天下午3点左右,王思丽从楚雄医院转出,晚上近7点到了云大医院。

此时,家人注意到王思丽已呼吸困难。

晚上8点,医生对其进行抢救。晚上8点45分,噩耗传来,王思丽经医生抢救无效病逝于昆明云大医院,年仅22岁。

7月3日清晨6点57分,王思丽的表姐谢女士给记者发来一条短信:她昨晚8点多走了。

不能接受,不敢相信。

他想把善款捐给同样有需要的人

姐姐的突然离去,令弟弟王思龙几近无言,“再坚强的生命也抵不过现实的摧残”。而在福州时,他还分明告诉姐姐酒店里的同事,等姐姐好了之后,会带她回去看望大家。

除了家人之外,很多关心王思丽的人们也难以接受。王思丽的云南老乡段兴苑告诉东南快报记者,自己此前还和朋友一同去铁路医院看望了她,“她跟我们聊天,问我们是云南哪的,在这边做什么,习不习惯之类的问题,后面她想吃蒸鸡蛋,我和他表弟还特意去饭店买了一份”,原本打算回云南的时候顺便再去看望一下她,却突闻此噩耗。

在叙述女儿离去时,王作生的语气克制而有力量,尽量不让人觉察到悲伤。他告诉记者,等女儿的遗体火化之后,他们将带其回家乡安葬,他还想把半个月来救治女儿剩下的三四万元善款全部捐给福州的公益机构,帮助那些同样需要帮助的人,就像人们帮助他女儿一样。

记者手记

她的奋斗轨迹照出了很多离乡闯荡的人

从第一次看见王思丽到她离世,总共15天。

我一直想有一天能够单纯地去观察这个女孩,但我发现我做不到。

一个人要变得有意义,不可避免地要和社会发生关系,各种错综复杂的人际网络也因此成就,人们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王思丽,好像落入风尘的女子一辈子也高尚不到哪去。

但事实是,她孤身一人,途经2200多公里来榕打拼,其奋斗的印记分明告诉人们,她在努力尝试融入这座城市,想依靠个人把大山深处的家人带出来。这一幕和所有背井离乡出外奋斗的人出奇一致,这也是王思丽的遭遇引得诸多人关注的最佳注脚。如今她结束流浪之旅,魂归彩云之南,背后只剩一声声叹息,而于我,则是心灵上的一次撞击。

我已记不清来回医院多少回,每次临走时,免不了要叮嘱王思丽的一句话是:要听医生和爸爸的话,按时吃药。每次她都会点头答应,有时是吃着火腿肠,有时是两眼无神地望着床被,但半个月来,这种应答越加清晰,她的精神状态也有了好转,我和她的家人一样暗自欢喜,不过鼻骨内部的病灶未除,终究是个大麻烦。

王思丽病情严重复杂,如果按正常程序,没有大医院愿意收治王思丽,但如果自己办理出院,再径直送至大医院的话,王作生也有自己的担心,万一医院没了床位,而这边又办理了出院,最终可能两头空,那点微薄的善款,实在难以应付无底洞的治疗费用。

采访当口,我无数次感受到王作生的压力和无奈,他是农民,木讷寡言,一辈子跟土地打交道,为了女儿的事情来到2200多公里外的医院,仿佛一艘断了缆绳的小船被抛到无边的大海之中。

我性急,曾为王作生没有及时询问会诊专家,探知诊断结果而抱怨了他几句,这种苛责事后让我一度感到自责。我甚至天真地希望,或许将来有一天,这个社会越发进步,中国人的智慧也足以设计出一套对类似王思丽这样的危重病人进行系统救助的制度。那时候,因之而起的一系列烦恼也终将消散。

王思丽曾经允诺过父亲,等她奋斗几年,就接家人来榕生活,不愿来的话,就在楚雄为二老购置新房,总之要走出那座大山。但如今,这种承诺已成为绝响,人们也会很快忘掉这位在福州打拼奋斗过的来自大山的女孩,但所有这一切都已无关紧要。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光里,她得到了爱,她结束了流浪,更重要的是她魂归故里,那里有青山,有绿水,可以听到风声和细雨声,还有家人在茔前的碎碎念。

于我而言,一个人的奋斗无关职业和地域,而关乎努力的程度和天赋的成色,在我略显浅薄的人生阅历里,我依然认这个死理。从王思丽的奋斗轨迹里,我看到了这个城市里许多这样的身影。

未解的谜

弹古筝视频 留下生前笑靥

王思丽离去后,她的表姐谢女士发来了一段王思丽此前在夜场弹古筝的视频。

视频中,王思丽身着红色长裙,披肩长发,优雅地弹奏着古筝(见上图),那是一首《烟花易冷》,她双眼盯着古筝的琴弦,偶尔露出一丝微笑。

视频于2012年7月9日由“云龙影视2010”上传,点击量过千,东南快报记者尝试寻找上传者,但截至昨晚9点,仍未收到任何回复。

微信曾意外恢复更新

与此同时,东南快报记者注意到,王思丽的微信“熙娅”在沉默了一年多以后,于6月29日意外地恢复了更新。她的朋友圈里突然发了一张孔雀的照片,甚至与其同事对聊了起来。并且头像也换成王思丽QQ空间里戴墨镜在游艇上所拍的照片。

当记者通过微信与“熙娅”交流,却发现已被对方拉黑。

王思丽的同事表示,对方并非思丽本人,目前尚不知道背后在用此微信的是何人。而此前,王思丽曾表示,她的手机和钱包均被人抢了。

显示全文

昨日上午,“王思丽”已被换上了病服,头部的纱布也被去掉,静静地躺在福州铁路中心医院住院部的病床上休息。据护士介绍,“王思丽”一度拒绝心电仪的监护,并对饮食做了选择。为了更好对其治疗,医生一面给他做心理支持,另一方面也在尽量满足其饮食需求。

昨日,记者再次来到铁路医院住院部,据护士介绍,该患者的生命体征仍然尚不稳定,期间甚至拒绝心电监护,对饮食上有了选择。护士表示,昨日,医院的护士听她说要吃水果,也专门为她买了一些。

医生表示,患者伤及鼻梁骨,可能涉及到五官科,目前前期已经对患者进行了营养补给和伤口清理,二期的治疗和后期的修复还需要跟进。

与此同时,此事被本报独家报道后。昨日,铁路医院接到了两个来自云南的电话。

昨日下午,两个来自云南的王先生,均表示,家里都有叫“王思丽”的成员失联,均在1992年出生,其中一名来自云南昆明的王先生自称为王思丽的堂哥,称其堂妹与母亲因感情问题吵嘴后便离家出走,已达一月余,但经证实,王思丽的母亲表示,6月8日左右,女儿曾给她打过电话,说她仍在昆明的学校里,经过比对患者的照片,王先生最终予以否认。

而另一名来自云南楚雄名叫王作生的先生告诉记者,女儿从2014年2月16日之后便已失联,之后于2013年7月回家做了调养,但之后又前往福州。

随后,王先生与铁路医院取得联系,并通过护士对患者身高的测量(1.73米),以及患者对其弟弟名字的准确呼叫。他说,自己基本上可以断定其为自己失联的女儿。“现在就差血型没验。”王先生说,自己将于明天到达福州,前往医院做进一步的确认。

寻找者一怀疑患者可能为隐藏身份而说谎

昨日中午11时左右,来自云南昆明的王先生给医院打来了电话。他告诉记者,自己的堂妹也叫王思丽,也是1992年出生,家住云南昆明五华区交林路红云小区,他分析因为口音的问题,鲁花区906可能就是五华区交林路。

他说,因为个人情感问题曾于今年5月份和其母亲发生争吵,其后便再没回家,并一度失去联系。她的妈妈姓张,这与此前该女子告诉记者的信息有出入(患者称其母亲姓李)。昨日他们拨打王思丽的电话时,对方一直处于关机的状态。

寻找者二其女儿曾因感情问题受过刺激

而昨日下午,王作生表示,自己的爱人姓李,他的女儿也叫王思丽,同样是1992年出生。2009年从楚雄民族中专毕业后,由老师介绍到福州的一家电子厂工作。后来,她还当过临时模特,并在福州一家传媒公司就职。

王先生表示,2013年7月30日左右,女儿王思丽的一个朋友打电话告诉王先生,女儿似乎因为男朋友的事情,脑袋受了刺激,还一度想跳楼。之后,在父亲的召唤下,女儿于次日坐飞机赶回云南。他表示,此时的女儿与当年过春节时判若两人,眼神呆滞,身体瘦了一圈。

王先生说,回来的女儿随时打哈欠,并且流鼻涕,属于过敏性鼻炎,没有动过手术,调养了两个多月后,女儿没有听家人劝阻,一心想再回福州。“她说男朋友骗了她的感情,也骗了她的钱。”2013年10月26日,女儿搭乘飞机前往福州,自此,再没有跟家人通过一次电话,但有通过QQ与其弟弟联系,而最后一次QQ上的联系时间是2014年2月16日。(记者 吴剑杰 林良划 文/图)

直到昨日下午,弥漫在福州铁路中心医院四楼外科一区走廊上的腐臭味才渐渐散去。

6月13日上午9点左右,医院接诊了一名脸部严重溃烂的年轻女子,鼻梁骨已断裂,并暴露在空气中,医生花了数个小时从其脸上、身上清除出两百多条蛆虫。直到昨日下午,该患者的生命体征仍不稳定。

医生向记者介绍,其溃烂部位因有苍蝇产卵,才最终形成蛆虫。

患者身体仅用被单包裹

患者到医院时全身散发腐臭味,因脸部等部位溃烂致苍蝇产卵

昨日,有市民向本报报料,在铁路医院住院部看到一位脸部溃烂的年轻患者,但似乎一直都无家属照料。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铁路医院四楼外科一区的走廊上,见到了这位正在休息的患者。

据护士介绍,患者于13日早上9点左右送进来时,全身散发着一股很浓的腐臭味,护士们要“戴着两个口罩”,整个走廊上都充斥着这股味道,经过前天数个小时的清理,医生从其全身各处总共清除出200多条蛆虫。

据值班医生告诉记者,患者的身体处于严重营养不良的状态,鼻子和脸部及手部都有溃烂,苍蝇在受伤部位产卵才长出蛆虫,并深入到鼻骨深处,尚有一些蛆虫未清理干净。

该女子在公园被人发现,当时苍蝇在叮咬她的脸

当时随车出诊的司机高师傅告诉记者,当时看到这位女子的时候,是躺在晋安区香槟路茶园公园麻将馆外的石凳上,上身着夹克,下身穿花裤衩,身体状况不容乐观。

当天上午在公园内晨练的张师傅也看到了这一幕,“她脸上烂了一个口子,戴着口罩,仰面朝天,有苍蝇在那边叮咬”,起先一动不动,之后手上有了动静。张师傅觉得这女子需要帮助,便赶紧拨了报警电话。

护士告诉记者,当时医生询问了患者的名字,对方告诉医生,她叫王思丽,22岁,家住云南昆明鲁花区906号,家里还有个弟弟。但护士表示,其间有多人询问过她,但是每个人问到的名字都不一样,医院也去派出所查了这个人,但都没有与其相符的信息。

对话患者

她自称哈佛大学金融系毕业,曾在美国兼职教书

昨日下午,记者在该患者醒来的时候,与其进行了简短的对话,其所透露的信息也有诸多出入。

她告诉记者,她叫韩熙娅,1992年出生,是云南昆明人,2009年从哈佛大学金融系毕业,之前在美国兼职教过书,并在银行工作过,目前无业。脸上的伤口是因为四五个月之前不小心出的车祸造成的,两个月前从医院治疗恢复后,已经出院但没有继续服药,直到近期感觉脸部有刺痛感,小区的业主让她赶紧去医院清理伤口,之后便报警叫了救护车。

在问询的间隙,记者仍能从其身上闻到强烈的溃烂的味道。

该患者表示,自己住在华林路29号附近“红琯小区”,父母帮她在9栋楼买了三间房间,并向记者提供了两个自称是妈妈和大哥的号码。随后,记者拨打了她提供的两位亲属的号码,一个被接听者否认,一个则转移至呼叫提醒。

记者在华林路29号附近并未找到韩熙娅口中的“红琯小区”。

警方

女子曾拒绝帮助并不想透露名字,两次说的名字都未被查实

对此,晋安区茶园派出所的相关民警表示,13日他们出去接警时,该女子一开始还不愿让警察帮忙,有点自暴自弃的样子,而且对方似乎并不想透露自己的名字,身上也没有带身份证件。之后,医院也有来人查找这个叫王思丽的人,但系统显示有数十个同名同姓的人,其中并没有1992年出生的人,也没有查到鲁花区这个地方。民警又查找了韩熙娅,但系统显示只有一个,而且是在2012年出生,是江苏南京人。

据医生表示,按伤者目前的情况,即便暂时保住性命,如果家属不及时出面照顾,日后可能还会有类似的危险出现。

如果你有这位患者的家属信息,请麻烦跟铁路医院联系,或者拨打本报热线968977告知。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