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天主教堂惊魂记[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09:48 阅读: 来源:球磨机厂家

内场考试结束后,大家都很轻松。外场练习时我们兴高采烈,开着车在城里兜圈子,之后我们把车开到了杳无人烟的郊区,发现那儿有一个天主教堂,我们四个决定进去观光片刻。

这一带十分荒凉,我把车开到大门口,在一块空地上停了下来。这时天突然变得阴沉沉的,空中乌云密布。风刮得越来越厉害,刮得草木树枝疯狂地摇摆着,发出巨烈的声响,犹如鬼哭狼嚎。我们都觉得这个地方阴森可怖,但既然已经来到,还是决定进去看一下。

一下车便感到寒风刺骨。这儿的确很不寻常,风特别寒冷,树叶的声响特别刺耳。教堂是哥特式的高高耸立的红色大楼,教堂四周的围墙大多已经被损毁了。www.guihun.net

钱颖和小孩看上去也有些不安。钱颖是我的老朋友,长得很可爱但并不喜欢打扮。小孩是车上最小的,他总把自己当成小孩所以我们都这么叫他。最不安的要属教练,他对我们说:“我得留下来看车,你们去玩吧”,其实我们知道他是因为害怕不敢进去。但如果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便更加危险,于是我让他把车锁上一起进去。他跟在我们后面,畏畏缩缩地走着。

天色越来越阴暗,阴影笼罩着整个大地,教堂的影像在昏暗的光线中时隐时现。比起教堂,那更像是城堡,一座怪异的,废弃已久的城堡。

突然有个人影浮现在铁门的另一边。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身材矮小的老头儿,他为我们把门打开,让我们进去。老人告诉我们,他就是这个教堂的看守者,已经在这里很多年了。

老人有一张慈祥的脸,十分面善,但锐利的目光似乎在传达着更多信息。老人穿着一身特殊时期时代的青布衣。现在已经没有人穿这个了,我觉得很奇怪。

老人说,他们五代都是天主教徒。这下我觉得更奇怪了,我说:“特殊时期时不可以信这些吧?”教练还什么都没有意识到,傻乎乎地说:“那时什么都不能信的”。而我真的感到害怕起来,怕事情和我想像的一样。

老人开始和我们讲述原罪和地狱,七宗罪和惩罚,比起天主教义,更多是怪力乱神,歪理邪说,就像被怨念和憎意侵蚀过一般。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听他讲了很久,最后我们决定要走了。教练一个人去找卫生间。我们三个走上台阶,最后去观察一下那个教堂。大门紧关着,门的两侧有几扇窗,但里面黑漆漆一团,什么也看不到。

教练迟迟都没有来,我们便去门口等他。不过才上午九点多钟,天色却越来越暗了。我们走到门口,发现老人不在了。

过了一会儿,教练来了,说:“转了一圈,只找到了女厕所,没有看到男厕所”,男厕所很可能就在和女厕所相对的另一端,我们走向那一端,果然有一个敞着门的小屋。我们走了进去,小屋里没有光源,黑乎乎的,但不像是个卫生间。

实然,砰的一声,小屋的门关上了,我们被关在了里面。屋里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东西。www.guihun.net 鬼故事

“除了那七项罪,还有两项”,是看门人的声音。“看门人也在这里!”钱颖吓地叫了起来。“果然不出我所料,”我说“其实你在特殊时期时就已经死了,是被批斗至死的吧。”我这么一说,大家都吓坏了,看门人没有理会,接着说:“就是大龄罪和重名罪。”我继续说道:“是我们大意了,一开始就发现这个教堂不对劲!”看门人说:“那你就错了,教堂没什么不对,这个小屋才是我的家,其实这儿就只有一个厕所,来到这片野地的几乎都是男人,所以我故意在门口写上女厕所三个字,他们会认为另一端就是男厕所,就自投罗网了。”

我说:“你还蛮有心计的”,小孩说:“你还真幽默”,钱颖说:“亏你想得出来”,教练说:“那还不如直接在这儿写‘男厕所’呢”。看门人说:“废话少说,那两项罪必须选一项来领罚。”

看门人又重复了一遍那两项罪名,我问:“什么是大龄罪?”看门人回答说:“活着本身就是罪过,看的罪孽越多,听的罪孽越多,罪过就越大,所以年龄最大的要受罚。”“重名罪又是什么?”我接着问,看门人解释说:“上帝赐给人们不同的相貌,形体,世界上没有两个人是完全相同的,名字当然也不能相同,然而偏偏有人不知趣,取相同的名字。外国人同名的大有人在,但中国人同名的却属少数,因此中文名中有一个汉字相同就算犯了同名罪。”“啊,这么严?”想到我和教练的名字里有个字相同,我不禁吓得两腿发软。看门人说:“这还不算严,明年四月分开始音同字不同我也要算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我开始盘算起来,要是选重名罪就要牺牲两个人,但要是选大龄罪就只牺牲教练一个人,另一方面也怕殃及池鱼,于是答道:“我选大龄罪”,见我选大龄罪,钱颖也跟着选了大龄罪,小孩说:“我年龄最小,自然选大龄罪。”看门人轻蔑地说:“谁问你们了,还民主投票呢,我的字典里没这些字眼,你们是来学车的,自然是教练说了算。教练你说吧,选哪个?”我捏紧拳头,紧张地等他回答。教练说:“反正两项罪名都有我的份,就牺牲我一个,选大龄罪吧。”我顿时感到十分羞愧和内疚。

当我回过神来时,门已经打开了,教练和看门人都不在了。我们赶紧往外跑,空中回荡着看门人的声音:“刚才我忘了补充说明,重名罪并不是罚两个人,而是罚后起名者,也就是年龄小的那个。”这下我觉得更不好意思了,决定把教练救出来。

为了把看门人引出来,我们去围墙边捡了一些碎砖头,开始砸教堂的玻璃。看门人果然出来了,教练被他用铁链拴着,扒在他的身旁,动弹不得。www.guihun.net 鬼故事大全

“竟敢亵渎,你们好大的胆子!”看门人怒吼道。“那你呢?”钱颖说道:“宗教提倡的是包容和宽恕,而你却背道而驰,只知道惩罚和报复,看看你身边可怜的罪人吧,难道你不愿帮助他成为上帝的子民吗?”

老人平静下来了,望着趴在地上的教练,——他拼命挣扎,而越挣扎,那条铁链就越紧。老人的眼中第一次流露出了怜悯和宽容,老人开口了:“九十九只羔羊全都安全地呆在羊圈里了,你是那一只迷途的羊羔,现在你愿意回来吗,回到神的身边,加入我们?”教练的嘴被铁链塞住了,说不了话,他含着泪,点了点头。

老人给教练松了绑,平和地说:“现在你就是我们的兄弟了,我终于又完成了一次使命,好了,你们走吧,神会与你们同在。”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那你呢?”我问,老人说:“这个女孩的一番话使我清醒过来,我再也不会害人了。我是冤死的,我被怨恨吞噬了,一心想着报复,慢慢地忘记了生前神圣的报负,献身的意愿。女孩的话使我又想起了这些,现在我再也没有恨意,可以上天堂了。”“好的,那我们以后天堂上再见吧,”我说。老人说:“你要记着,我是冤魂,本是不合理之物,存在即合理,不合理即不存在,因此你们发现我是鬼魂的这段记忆也会随我一起消失,但你要记着,在记忆消失后的三个小时内不可以和认识十八年以上的人讲话,否则就会回忆起这件事,而一旦这件事从人的口中透露,宇宙的规律就会被破坏,上帝会发怒,你要记得,你要记得,你要记得……”

教练去卫生间了,我们站在门口等他,不过才上午十点多钟,天色却越来越暗了,过了一会儿教练就来了。

教练说可以走了,于是我们一一向老人告别。老人为我们开门,和蔼地笑着,目送我们离去。

回去的路上,教练谈起了政治和经济,内场考试过后,大家一下子没有了压力,轻松极了,愉快地聊着。但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似乎遗失了些什么。www.guihun.net

过了一阵,补考的女士来了,加入了我们的队伍。她平时没有时间来练车,所以开得不太好,在她驾驶的时候,车子一会儿偏向左边,一会儿偏向右边,歪歪斜斜的。然而在车速不够慢的时候,她又试图去减挡,教练阻止了她,说道:“你要记得,换挡是为了行驶,而不是为了刹车。”突然间我被触动了,这句话停留在我的脑海内,“你要记得,你要记得……”这是老人的声音。一下子我全都想起来了,上午发生的事,那段被抹去的记忆,老人的鬼魂,还有他最后的告诫。

现在已经接近午餐时间,一点钟之前必须保证他们不碰上自己的家人。而教练和驾校的另一位教练是从小就认识的朋友,想必认识已有十八年。如果教练去食堂用餐,他们就会碰面,于是我想到了一招缓兵之计,那就是邀请所有人去我阿姨的饭店吃饭。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起初教练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被我说服了,我们坐教练自己的车到饭店去。因为很远,开了很久才到,顺利拖过了时间。这样一来,小孩和钱颖在三个小时内未见到自己的家人,教练也没有见到那位朋友,他们的那段记忆就被完全洗去,秘密得以保留了。

但是这样一来,我就成了唯一的知情者。有时我觉得很累,要保守这样一个危险的秘密,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和我分担。他们三个人已经不知道这件事了,不知道这次学车经历了些什么,不知道老人的故事,不知道钱颖怎样把教练救下来,以及最后是我帮助他们彻底忘却。

后来,我又去了那个天主教堂。那里还是那么阴森可怖。附近的人说这个教堂已经荒废很久了,没有一个人见过或听说过这个看守教堂的老人。我走了进去,里面还是和第一次来的时候一样,只是再没有看门的老人了,那个敞着门的房间也不见了。

我们四个又谈起了那个老人,“其实他很想让我们加入天主教。”小孩笑着说。我们都记得他那套老式的服装,友好的笑容,还有那尖锐的目光……这是我们四个共同的记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