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三线互联网公司将现并购潮

发布时间:2020-03-10 10:28:36 阅读: 来源:球磨机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作者:齐洁

小而美的创业企业即便不上市,也有很好的前途。美国照片分享网站Instagram以10亿美元的身价被facebook收购,印证了这1判断。

Instagram的故事能否产生在中国?虽然在国内互联网圈内,众口一词的答案是:不可能!但是,Instagram最少可以给国内的创业者带来一些启示:卖掉也是一种前途。

对一些已取得投资,并有了一定用户范围和品牌知名度的公司来说,虽然像Instagram一样光辉地被收购的可能性不大。但随着资本市场的变化,一些2三线互联网公司在没法上市和再融资艰苦的情况下,卖掉或许是最好的选择。事实上,已有类似公司的一些先期投资者在寻求以并购的方式退出。

并购潮来临

2012年,许多基金堕入募资窘境,中国互联网公司也遭受融资寒冬。汤森路透的数据显示,2012年第一季度,风险投资机构向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投资额只有1.385亿美元,比上年投资的8.665亿美元骤降84%。

另一个现实是,今年的互联网相干并购案在大幅增加。去年同期并购领域唯一9000多万美元的小额交易,而今年并购交易金额已跃升至37亿美元。

优酷与土豆的合并,成绩了1桩中国最引人关注的互联网并购案,也使得互联网细分行业进入寡头竞争的局面。对那些还在苦熬等待新一轮资本进入的2三线公司来讲,并购与否成为摆在他们眼前的一道选择题。

不久前,百事通斥资3000万美元现金收购了在线视频网站盛行网络有限公司和北京盛行在线技术有限公司各35%的股权。许多研究机构认为,业内新一轮并购浪潮开始了。

盛行被收购的案例有着典型的行业特点。随着视频行业竞争同质化程度的加重,在优酷、土豆之外的第二梯队视频网站中,很多中小型企业已失去了募资的机会,资金链普遍吃紧。资金的短缺,又使这类公司在品牌营销、版权购买等方面捉襟见肘,因此在与第一梯队的竞争中,已不可避免地落在下风,越强撑越亏损。

并购驱动力来自投资人

易观国际(微博)分析师齐剑哲认为,从大趋势上看,国内近期产生的收购和并购案会逐步增长,这主要源于二级市场发展趋势不明朗,投资人没法通过上市退出,一些投资人只能通过并购的方式完成退出套现,因此他们会主动撮合更多的投资并购案发生。

最近跟很多VC见面,他们都希望我们能帮他们成功退出。汉能投资董事长陈宏认为,2012年肯定是一个并购元年,主要由于很多基金存续期限到了。国内基金存续期大多为5年,这部份基金几近都在2005年、2006年左右召募。现在虽然是全民PE热潮,但是中国不可能有几千家公司上市。在这种情况下,VC要退出,要末把投资的公司卖掉取得回报,要末把股权转让给他人实现退出。

齐剑哲分析认为,互联网行业中,除视频企业会继续整合外,其他一些细分行业,比如电商服务业也会产生一系列的整合。以电商朝运营为例,今年将是电商朝运营企业发力抢占市场的关键一年。在资本的推动下,一些大的代运营企业会通过横向收购,提升本身实力。

另外,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移动运用广告平台也有可能产生一些被收购的案例,一些原有的互联网广告公司会通过收购的方式,进军移动互联网广告市场。

抄袭顽疾拉低并购价值

随着 Draw Something 与 Instagram 分别被 Zynga 和facebook 高价收购,让人看到移动互联网时期 App商业模式的巨大价值,这类独特的产品正愈来愈成为投资者追逐的对象。

但是,App 这类商业模式能否独立运行,则还是一个待解的困难。如果没有被收购,Instagram 将如何实现盈利?投资者如何才能从它的巨量用户中取得投资回报,这些都是Instagram并没有回答的问题。

目前来看,移动运用除游戏之外,大规模盈利的运用类型还未出现,而出高价收购的公司除看重其用户范围外,也更多的是出于市场竞争的战略防御性行为。

对投资方来讲,如非收购,则很难迅速退出。戈壁创投合伙人童伟亮表示,当企业发展不太容易找到商业模式构成营收范围时,并购也是一种很好的退出方式。

再看国内移动互联网领域,多家创投在2010~2011年展开的撒网捕鱼式投资,已造就了一批融到A轮或B轮,但还没有找到商业模式距离上市退出遥遥无期的公司。这些创业公司的项目在资本吃紧、融资无望的现实上,能否有望通过高价并购实现投资人的成功退出呢?

对这1问题,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同盟常务副理事长李易直言:国内这些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公司很多是无营收,无商业模式,无资产的三无公司, 收购价值并不大。对互联网巨头腾讯、百度(微博)等公司来讲,抄袭一个产品的本钱远远低于收购,在这种情况下,巨头们会迅速复制而不会去收购。

清科投资总经理叶斌也表示,去年就在国内看到了类Instagram的运用,但看了十几款后发现:他们的用户范围和产品体验都相差无几,严重的复制抄袭已下降了其被收购的价值,因此终究都没投。

叶斌同时指出,如果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内出现并购的话,应该会出现在手机游戏领域。他认为,目前国内在IOS平台上月收入过百万元的公司已有几 家了,游戏行业出现一些整合的机会,是不难想象的。而在其他移动互联领域的细分领域,大部分创业都处于积累用户阶段,而做用户就需要看能不能找到一个好的 商业模式,至于什么时候能转化成现金收入,尚需要一个视察的进程。

易观国际分析师齐剑哲分析指出,目前产生在移动互联网的复制和抄袭行动,已超过了互联网,这对处在二线地位的公司来讲,无论是获得资本青睐 还是高成本的移动互联网人材,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因此,如果新的资本引不进来,而又无人收购,很大一部分移动互联网公司将会活在剃刀边沿面临被 清算出局的危险。

被国资收购不一定是好事

互联网领域竞争情势不断变化,并购也逐步显示出新的趋势和特点。在这类变化之下,如何评估并购的前景与风险?从创业之初就设计出一个被大佬收购的模式是不是可行?《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了道杰资本总裁、管理合伙人俞铁成。

《中国经营报》:2012年在互联网领域出现的几起并购案例,体现了什么样的新趋势和新特点?

俞铁成:百事通并购盛行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行公司)、浙报传媒收购杭州边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边锋公司)及上海浩方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浩方公司),这都显示了国有资本进军民营互联网的趋势和特点。这说明国有资本大鳄开始出手收购互联网公司了。目前,国有资本手上有钱,对像盛行这样的创业型公司来讲,由于傍上了国有资本,因此,可以获得文娱传播行业的政策红利。

《中国经营报》:由于机制的缘由,被国有资本收购是不是也存在一些风险?比如在并购后的整合与持续发展方面。

俞铁成:浙报传媒以35亿元收购边锋公司和浩方公司,其公告称边锋的重要价值在于其高素质管理团队和庞大的用户数量。可是,当边锋公司从一个纯民营的、高度灵活的、有大量后台资源可以支持的文娱团体转为被相对封闭、守旧且缺少网络综合平台资源支持的国有报业团体后,边锋的团队靠甚么取得鼓励?庞大的用户靠甚么来保持?这些都使得收购案例面临着非常大的风险,比如如何把人留住,怎样在一个国有体系里生存下去等。互联网轻型公司的核心资产是人,因此人员的流失将成为并购后公司能否持续发展的最大风险。

《中国经营报》:Instagram被收购的案例鼓励了国内的很多创业者,认为依托一两款运用,或一个细分领域的独特模式,就会有被行业巨头看中并收购的可能性。对这样一种创业心态与创业目标,你怎样看?

俞铁成:产生在国内互联网领域的并购一直没有停止过,而且还很活跃。比如腾讯、百度一直在收购一些小型的公司。在创业潮中,有很多只靠做一两款运用就起来公司,包括一些垂直电商,有的已拿到了投资。这类公司的成功,带有一定的偶然性,不会有太强的延续运营能力,其收购前景并不太好。

事实上,只有让大佬们复制不来的模式,才有被他们高价收购的可能。美国Instagram是一个只有13个人的公司,就卖了10亿美元,这在中国市场还是难以想象的。目前中国的很多互联网潜伏买家,通常会先看一个项目团队的模式能否被复制,如果能,他们肯定会先找人自己来做,像百度、腾讯都是自己做,只有自己做不了时,才会斟酌收购。

珠海格力智能装备有限公司

中经云数据存储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涿州建康乔投资有限公司

中电环保股份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